当前位置:主页 > 合乐888官网 > 正文

-我家是“4.25”事务的现场联络点

时间:2017-04-25 16:02 来源:未知 作者:侠客 阅读:

我叫柯亮,2017年55岁,大学文化,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现在某公司事情。

18年前,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发动震惊天下的《4.25》围攻中南海事务时,我的家就是该非法群集的现场联络点,而我则为联络员。

提及我习练法轮功也算是比力早的吧。在1995年的8月,由同事先容和领导,我到场了一次为期七天的寓目法轮功录像的讲“法”班,并由此学会了全套行动,然后在四周的练功点最先了晨练。

1996年,我在练功点买了本《转法轮》,便最先了周全的练功学“法”。通过重复阅读《转法轮》,我就对书中所说的“真、善、忍是宇宙特征”;“练功要生德”;“提高心性做好人”等很感兴趣,以是就坚持练下来了。

一段时间下来了后,由于事情关系,我就不到练功点去了,而改在家里看书和练功。经由几年的练功学“法”,使我的头脑和人生轨迹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以至于把修炼法轮功,作为自己生涯中最主要的事情。事情之余,自己险些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法”练功上。在法轮功没有被定为邪教组织之前,为了尽快“上条理”,自己不光经常使用事情时间阅读《转法轮》,有时还躲在平静的地方听法轮功的录音带。与此同时,我还尽力向同事们推荐,让他们也来练法轮功。自己也只管严酷根据师父的要求的去做,起劲去掉一切人的“执着”,盼望能让师父帮我“消业”“上条理”,使我能尽快“圆满”“飞升”。

我已往在事情上一直是兢兢业业地跑营业,与同事来往也是热情有加。但自从习练了法轮功以来,同事都说我像变了小我私家似的,由已往的爱说爱笑变得整天缄默沉静寡语。对事情的态度也大不如前,整小我私家都麻木了,心不在焉,经常丢三落四,事情业绩直线下降。

陪同这种事情态度时间的推移,使得向导和同事对我的看法也由不明白到不满足了,向导为此还找我谈了好频频。我虽然看在眼里,却丝毫没把它不妥回事。由于在我的眼睛里,向导和同事们都是俗人,他们基础就不配与我有过多的交流。而在我的心中,唯独只有师父和“大法”。

我想到,师父再三教诲我们,要“去人心”、“去掉执着心”、“放下名利情”,才气具备上“条理”的基本条件。为此,我不光将单元向导的教育和忠告置若罔闻,而且把阻碍我修炼的单元的向导,认定为就是挡在我走向“圆满”路上的“魔”。

为了潜心修炼,我根据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修炼就得在这灾祸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着于那些工具,你就修不出来,这个情要是不停,你就修炼不了。”的要求,我对家中的事情也变得漠不体贴了,孩子学习的结果好与坏也全然不管了,孩子生涯上的事也全扔给他妈了。原来还隔三差五地与原来的大学同砚及高中的同砚打电话聊聊,偶然还聚聚。而现在基础不理谁人茬了,即便通知了我,我也不去。与亲戚朋侪也不愿来往,似乎把人与人之间的事全都看淡了,不再放在心上。

为了弘扬大“法”,也是为了自己提高“条理”,我也曾经时不时劝过亲戚朋侪习练法轮功,说什么法轮功很神奇,只要坚持练下去,不光能治百病,还能把自己修炼到天堂上去,等上了“条理”后,“圆满”了时,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但却都遭到了亲戚朋侪的拒绝。

到了1999年4月24日的下战书,李昌、纪烈武等“法轮大法研究会”的焦点主干及北京法轮功总站卖力人,在叶浩家召开了部署“4·25”非法群集运动的第四次集会。李昌在会上说:“师父说这种事情是最后一次(圆满)了,再也不会有什么时机了。”

这次集会进一步明确了“4·25”行动现场指挥的组织分工:李昌、纪烈武卖力周全指挥;王治文卖力与外地联络;刘志春卖力与北京各区县联络;姚洁卖力与现场联络;刘树人卖力通过互联网对外揭晓宣传稿件。集会还决议,在二七剧场四周的姚洁家设立“4·25”行动“指挥部”,而因我的家位于民族宫四周,距离位于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较近,以是就把我的家定为现场联络点。

1999年4月25日,根据李洪志和法轮大法研究会的组织和摆设,在北京发生了法轮功组织的、万人非法群集围攻党和政府所在地中南海事务,我虽然没有亲临现场,但我那一整天都守在电话机旁边不敢脱离,生怕发生事情不能实时转达。虽然当天没有什么紧迫情形泛起,但照旧让我重要得不行。

厥后,我的家作为法轮功组织实行《4.25》事务的现场联络点,以及我作为联络员的情形很快就被公安机关相识到了。这一次,由于我的名字登了报纸、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体,对单元和上级震惊都很大,向导多次找我谈话,严肃地品评了我,并以我的事为由开会来品评和资助我。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我其时也不得不在口头上示意接受向导和同志们的品评意见,原意接受组织上的任何处置惩罚,并示意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员禁绝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

我这时成为地域的“名人”了,各人都知道我的情形了,原来的功友也不敢来找我了,怕惹上贫苦。我自己也不能像已往那样随处运动了,怕引起公安部门的注重,给自己带来不须要的贫苦。但从心里并没有想通,头脑里依然以为讲“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而更对厥后政府把法轮功组织定为邪教不明白,以为政府是不相识法轮功的真实情形。而对于那些勇于“走出去”,到天安门打横幅、呼口号、发传单的的功友很是佩服,以为他们的行为坚定、勇敢,舍己为“法”,是真正的走向了“圆满”。

因此,我继续在家中阅读和背诵《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打坐练功,借以继续实现上“条理”和“圆满”的愿望。

为了从基础上解决我对法轮功邪教的痴迷,单元和社区没少下精神来拯救我,他们找来了李洪志和法轮功诱骗坑害群众的大量的文字和音像资料供我学习。逐步地,我从中这才发现,自己已往确实是被李洪志诱骗了。

李洪志说:“你听说过有神仙世界吗?法轮天下更美”,“神仙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屋子也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等话语,尽力宣扬和描绘“天堂”的虚幻天下,用“圆满”来诱骗人们受骗。他还乱说什么,“我把大法门生每小我私家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圆满”可以使身体被“高能量物质”替换,到达永生不老,变为“超凡人”,修炼到“佛法神通”时,“人就修成一个神或佛了”。

而现实上,各人都知道,大纪元新闻团体副总裁、李洪志大妹夫李继光、法轮功“三退”中央卖力人李大勇;澳门法轮功头目林逸明等人,甚至于连李洪志的母亲都因病先后命丧黄泉。李洪志连法轮功的主干分子和自己的亲人的命都保不住,还在那里奢谈什么成神成佛呢?

我一直起劲在“去执着”、“向内找”、“修心性”、“上条理”,就是为了到达自己为了永远不行能实现的“圆满”。而李洪志正是使用了我们这种急切盼愿“圆满”心理,从而得以蛊惑和指挥我们这些法轮功习练者公然与国家执法尴尬刁难,借以到达扰乱社会秩序的目的。

各人都知道,其时在美国的李洪志,于1999年4月22日乘飞机,从纽约飞到北京亲自筹谋了这次围攻中南海的行动。4月23日一早,李洪志与李昌、王治文等“法轮大法研究会”卖力人开会部署了“4·25”围攻中南海的行动。4月24日,李洪志乘飞机飞往香港,在香港通过电话遥控“法轮大法研究会”,亲自指挥了这次“4·25”围攻中南海的运动。

而李洪志却在5月2日接受澳洲国家广播电视局、《悉尼晨报》、法新社等媒体笔者采访时称,“北京发生的事,事先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其时在从美国来澳洲的路上”。

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洪志指挥我们这些法轮功习练者,接纳非法群集围攻国家政府机关的行为,是李洪志妄图实现其政治野心的大袒露。非法群集围攻的行为,严重地扰乱了社会秩序,影响了当地住民的生涯,在国际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李洪志虽然多次示意“不到场政治”、“不阻挡政府”、“不投靠任何政治势力”。但其所作所为讲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已经沦为危害国家宁静和人民利益的邪恶政治势力。

我现在终于熟悉到,自己和家庭竟然成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使用的工具。我也彻底明确了,“圆满”,现实上就是李洪志给我们这些“大法门生”们设置的陷阱,李洪志就是个大骗子!

泉源题目:我家是“4.25”事务的现场联络点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柯亮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